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重生太子狠勾人 > 28山林投宿
  一行幾千人的隊伍行走在僻靜的小路上,至于為何要選擇小路也是因為要躲避很多視線,而且眾人都知道若是他們堂而皇之的去南方怕是還沒有到南方就會被各方勢力給瓜分。

  “太子,前方有個客棧,今晚是否在客棧休息?”冷羽楓從前方騎馬歸來。他們已經行走了三日,這三日里都是夜宿在山林中,雖然他們都沒有什么關系,但是看著太子越發蒼白的臉頰冷羽楓還是忍不住的去前方打探了下。

  “這個偏僻的地方竟然有客棧,看來這客棧不同尋常!”幻莫澈溫柔的笑容中夾雜了絲冷意,但還是看向了身邊的殤無心,他知道她的選擇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也是不容置疑的。

  殤無心看了眼冷羽楓有些疑惑,其實這個時候他們露宿山林是最好的選擇她也相信冷羽楓很明白這件事情,但冷羽楓這樣做是為何?她可是沒有感覺到惡意。

  “可以確定安全嗎?”殤無心問道,她不會去問有什么危險,她知道既然冷羽楓這樣說就有著一定把握,這個男人雖然這幾日冷漠無言但心思細膩。

  冷羽楓看了眼太子那精致無雙的面容,這幾日他根本不敢去過分注視太子,但是太子就像有著不可抵抗的魔力一樣吸引著自己,那幾晚黑夜中他都睡不著偷偷的睜開眼睛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太子,黑夜掩飾了他眼眸的灼熱但卻抵抗不了那過分跳躍的心跳。

  “可以!”冷羽楓保證道,他本來想多說幾句話但出口卻只有冷冰冰的兩個字,但站在身邊的幻莫澈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好友語言中的暖意,幻莫澈的眉頭一皺心里隱隱有些不舒服。

  殤無心點點頭,柏少林就帶著人先去安排住宿的事情,畢竟他們可不是幾個人而是幾千人就算是客棧也是住不下的,幻莫澈看著自己似乎被無視了笑著開口“怕是還要七八天才可以到南方!”

  “今后怕是要忙了!”冷羽楓感嘆道但語氣中充滿了躍躍欲試,他們這三日走的畢竟快,但過了這個山林今后就會來到山匪眾人的區域,今后這幾天的路程也不會這樣輕松了。

  殤無心驅馬帶領著眾人來到了這所偏僻的客棧,客?雌饋砗芷婆f也只有幾個房間,但好在有一個院落,晚上士兵們也可以在院落中休息,殤無心打量了客棧一眼,眼眸依舊深不見底,烏黑而深邃,如幽潭般,泛不起漣漪。

  柏少林已經早早的等候在客棧外,看到殤無心離開上前“公子!”因為之外所有殤無心早就吩咐過不要暴露身份,但如今殤無心看了眼那個客棧的掌柜心里一目了然。

  “哎呀,格外客官趕緊進來,快!小二,趕緊上茶,廚房已經在做飯了!”客棧的掌管是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子,她看著眾人就像看到了銀子一樣,說著就想要靠近殤無心,但是卻被冷羽楓和幻莫澈攔了下來。

  “我們公子不喜人靠近,你們只管準備飯菜就好!”柏少林看著面色不好的冷將軍和幻公子連忙吩咐道。

  掌柜笑著嗤嗤的笑了幾聲,然后就吩咐小二好生招待,她去廚房催一催飯菜,而那些小二也是滿臉笑意的看著眾人,不停的為士兵們端茶遞水。

  “公子,你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柏少林說道,雖然他極力想要找一個好的房間但這客棧就這樣,他也是讓人打掃了一遍才覺得可以讓太子將就著休息。

  殤無心點點頭,然后看了眼冷羽楓和幻莫澈然后三人一起進入了準備好的房間。

  “察覺到了嗎?”殤無心玩味的問道,本來她還想要要等多久沒有想到有些人這么快就忍不住了。

  幻莫澈坐在殤無心的左邊為殤無心倒了一杯水并且仔細的觀察了水中并沒有什么異樣才放心,給自己倒了杯水后直接說道“這個客棧里的不論是掌柜還是小二功夫都不錯!”

  幻莫澈從一進這家客棧就知道客棧不普通,哪怕掌柜的偽裝成貪財市儈的嘴臉但眼睛閃過的精光和戒備卻讓幻莫澈一瞬間就了然,而且掌柜離開時的步伐穩妥乃是一個練武之人的步伐,而小二每個人的擦拭桌子還是倒茶的手法都太過于生疏,更重要的是幻莫澈發現那些小二的虎口位置都有著厚厚的繭子。

  殤無心眼睛掃過幻莫澈,他倒是讓殤無心有些意外,她一直都知道這個幻莫澈不普通哪怕看起來他知道一個京城里受盡寵愛的貴家公子,但此刻殤無心才知道這個幻莫澈不僅僅是不簡單反而是高深莫測。

  看到太子的視線終于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幻莫澈突然摒住呼吸,他多希望這個視線再多停留一會,但可惜的是太子那雙黑白分明澄澈如冰的眼眸在自己的身上停頓一瞬就離開了。

  “這些人不是山匪!”冷羽楓肯定的說道,但想了想還是解釋了下“這些人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絕對不是山匪可以達到的,而且這明顯就是針對我們而來,而山匪不會知道我們送糧去南方!”

  冷羽楓說完后就和幻莫澈看向太子,他們也想知道太子會怎么做,而且憑著他們的思緒也知道這次的事情肯定不會那么簡單,不過一個呼吸間殤無心清冷的聲音就響起,還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戾氣。

  “去讓柏少林注意今晚的膳食,若是被下藥了告訴他他就不用回京城了!”殤無心似笑非笑的說道,不用回京城也就是代表著若是柏少林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就會被直接丟棄。

  本來這件事情應該是冷羽楓去做,但幻莫澈卻搶著去做了,他曾經根本就不屑來攙和朝堂的事情,但如今他覺得自己也只有攙和這些事情怕是才能讓太子多注視自己一些。

  “今晚…”殤無心低喃“有意思了…”

  冷羽楓看著低著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的太子,一身白色黑邊的錦服,墨發如瀑,用玉簪子束起,披散至身后,眉宇間有化不開的寒冰,丹唇粉白,眼眸深沉,尊貴非凡,帶著一絲冰冷蠱惑的氣息,冷艷無雙,冷羽楓看著看著就有些著了迷,他甚至在想象若是太子不是這樣清冷的模樣該是如此的風姿。

  “嗯?”殤無心突然抬起頭看靠近冷羽楓,在離冷羽楓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冷將軍不去休息?”

  冷羽楓嚇的直接后退了幾步,曾經不論是成千上萬的敵兵還是生死之間他都不曾退后過,但如今只是因為太子的靠近冷羽楓就有些惶恐的退后了幾步,生怕會被太子發現自己那隱隱的不堪的心思,更怕自己會忍不住…至于忍不住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冷羽楓連招呼都沒有打就匆忙的走出了房間,殤無心看著似乎被嚇到的冷羽楓有些無奈,自己是不是太嚇人了,將這個英勇的將軍都給嚇成了這樣…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