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 第438章 牛鬼蛇神(求訂閱月票)
#e#  因為拿到黑夏公路的綠化單子,牧雅林業已經被很多雙眼睛盯上,陳牧被工安菊帶走配合調查的事情,當天晚上就在市本地傳開了。

  一開始爆出來的,是在網上的一個微博上。

  上面上傳了一段小視頻,就是陳牧被工安菊兩名同志領著坐上車的情景。

  視頻里,陳牧雖然沒帶手銬,可是看起來卻特別蕭瑟,有種壞人被懲治于法、讓人大快人心的感覺。

  然后,這段小視頻很快被轉載,包括朋友圈和一些本地的論壇,形成小范圍的擴散。

  “這個牧雅林業是什么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兒?有大佬能科普一下嗎?”

  “事情是這樣的總之,他們公司借著合作種樹的事情坑蒙百姓,現在鬧得很厲害!

  “還有這樣的事情,真是活久見了,支持鐵拳出擊”

  本地網絡上,事情鬧得紛紛擾擾。

  市的金鼎會所。

  龔少和豬頭中年男又一次坐到了一起。

  兩個人顯得心情很好,抽著高檔雪茄,吞云吐霧間,龔少笑問道:“老徐,這件事情是你搞的手腳吧?”

  “我只是提前收到消息后,找人過去拍了段小視頻,其他的什么都沒干。

  然后,我讓人把這段小視頻傳給了市里的苗木商人,是他們找人傳出去的,所以網上的這些事情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豬頭中年男嘿嘿一笑,低聲說道。

  這事兒他只是順水推舟,事后就算有人追查,不論如何查不到他的身上來。

  這種暗地里操控一切的感覺,讓他非常自得。

  龔少說道:“這一次的事情,足夠牧雅林業喝上一壺,過兩天如果再鬧得大一些,戚昭華那邊就該急了!

  豬頭中年男笑道:“聽說已經有人向二建那邊遞舉報信了,舉報戚昭華在采購的事情上偏袒牧雅林業,到時候結合著這一次的新聞,戚昭華身上的壓力就大了!

  龔少笑著搖了搖頭,指著豬頭中年男道:“老徐啊,還是你們這種人黑啊!

  “不是我黑,是這家牧雅林業太招恨了,盯著他們的人太多!

  豬頭中年男笑道:“龔少,你知不知道那三名記者為什么要去阿奇善,還因此出了車禍?”

  “為什么?”

  龔少好奇。

  豬頭中年男壓低了一點聲音,道:“聽說他們牧雅林業在阿奇善還做著供應肉蓯蓉的生意,擋了很多人的財路,所以那邊早有人傳他們賣假肉蓯蓉的事情了,所以那三名記者是想過去調查的,誰知道中途就出了車禍!

  微微一頓,豬頭中年男笑道:“等著吧,這里的新聞出了,阿奇善那邊也會收到風聲的,到時候那邊肯定也要鬧起來!

  龔少想了想,拿起桌上的酒杯,朝豬頭中年男舉了一下。

  豬頭中年男也拿起了酒杯,兩人無聲碰杯,一飲而盡。

  承口縣。

  王成和張赟坐在一起吃飯。

  市和阿奇善其實非常近,兩地商-->>#p##e#人的圈子其實也有交集,他們第一時間收到了陳牧“出事”的消息。

  這讓他們很興奮。

  現在已經七月了,很快就到八月,眼看著又是肉蓯蓉秋季收成的時候。

  阿奇善的鼠災雖然得到了控制,可秋季的收成應該不會太好,貨源只能從外頭找。

  王成和張赟一直眼饞市這頭的貨源,心心念念的就是能分一杯羹,之前那幾個研究員黑市一年生肉蓯蓉的事情,是他們在后頭推波助瀾的,可是效果卻很一般,沒有多少實際的作用。

  只要阿奇善一天缺少貨源,市那邊的肉蓯蓉就不愁沒銷路,所以牧雅林業和劉大海那邊根本沒搭理他們。

  而且,他們就算把市的肉蓯蓉黑了,他們也拿不到什么好處。

  反而因為市地處疆齊,車末縣同在一省,那邊的管花肉蓯蓉會因為他們自己散布的傳言,受到影響損人損己。

  “這可是一次機會,只要把這事兒傳出去,牧雅林業就算收到肉蓯蓉也肯定脫不了手,到時候我們再和他們談,不怕他們不乖乖就范!

  張赟越說越高興,覺得這可真是天賜良機,只要能在市那邊摻和上一腳,再加上他們手里掌握著的車末縣的貨源,以后阿奇善的市場上,就有他們一個位置了。

  “不急,不急”

  王成想到的更多,這一次他們明顯是半道撿到槍了,如果還不好好利用起來,可真是對不起自己了。

  他沉吟了好一會兒后,才開口道:“小打小鬧沒意思,這一次我們來個大的,爭取把牧雅林業的路子全都堵死嗯,我明天就去巴卓市那邊的農林科研院,找一下劉老頭,讓他開一下口!

  “劉老頭?”

  張赟皺了皺眉,問道:“那老家伙可是愛惜羽毛得很,他會愿意嗎?”

  王成笑道:“之前讓他為我們說話,他不愿意,現在有這么個打落水狗的機會,他怎么還會不愿意?”

  微微一頓,他又說:“你不了解劉老頭這人,他這一輩子都放在阿奇善的肉蓯蓉種植上了,心里面對本地的保護觀念特別強,市那邊的肉蓯蓉種得這么好,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威脅,現在有這么個好機會,他肯定不會放過的!

  張赟點點頭:“那行,如果劉老頭那邊肯說話,當然最好!

  想了想,他又說:“我聽說騰飛藥業那邊之前好像也找過牧雅林業,想要拿他們的那一批肉蓯蓉,結果沒成,要不我去聯系一下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什么想法!

  “好!”

  兩天后。

  阿奇善肉蓯蓉種植的第一人劉奇良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明了肉蓯蓉的生長是有固定周期的,任何違反了正常生長周期而種植出來肉蓯蓉,很有可能使得肉蓯蓉本身的營養價值受到損失。

  劉奇良是在阿奇善最早嘗試種植肉蓯蓉的人,如果當年不是他的帶頭作用,其他牧民們不會隨之種植肉蓯蓉,阿奇善的肉蓯蓉產業也不會達到今天的這個規模。

  在巴卓市,劉奇良不但是研究員,而且還是肉蓯蓉的最大供應商。

  他不但自己種肉蓯蓉,而且還會收購附近牧民們種出來的肉蓯蓉,可以說,他在巴卓市跺一跺腳,阿奇善的肉蓯蓉市場也會隨之震一震。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