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霸愛小獵物 > 第1819章 海晴晴的介入
  洗手間,海晴晴補好妝,走出來,帶著打探的意味說道:“那個孩子……對依依你有好感吧。 ”

  丁依依嚇了一跳,猶豫了半響,慢慢的點頭,“我會和他保持距離。”

  海晴晴沒再說什么,神色卻有些復雜,葉初云愛丁依依,結果無疾而終,而這個和自己兒子一模一樣的男人也喜歡這丁依依,卻又依舊要沒有結果。

  一想到這里,她就難受極了,路也走不動了,甚至對丁依依有些憎恨起來。

  為什么,她就是不肯接受自己的兒子,為什么就不能和他在一起!他短暫的人生里,只有她一個人啊。

  丁依依被身邊那帶著憎恨的情緒嚇了一跳,“您怎么了?”

  海晴晴回過神來,急忙低頭掩飾著自己的情緒,再抬頭的時候又變回那溫柔的女人,“抱歉,剛才有些發呆。”

  吃完飯,幾人走出餐廳,海晴晴拉著冬青的手不肯放開。

  “我將會有一段時間會待在東江市,到時候會來看您的。”冬青任憑她拉著,同時看了丁依依一眼。

  莫小軍知道,面前的男孩并不是那種助人為樂的乖乖孩子,單憑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來看,這次他能夠那么爽快的答應他們,原因只能是一個。

  他看向丁依依,心中了然,那孩子是因為她才愿意做那么多事吧。

  葉念墨順路來接丁依依,見兩夫妻你儂我儂的樣子,海晴晴有些難受的看著站在一旁的冬青。

  “我不能忍受。”海晴晴回到酒店后,焦躁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你看到那孩子的眼神了嗎?我的心都快要無法呼吸!”

  莫小軍急忙安撫她,“畢竟他不是初云,而且她出現的時候,依依已經和念墨結婚了嘛。”

  海晴晴捂著眼睛,眼淚從指間滑落,“我沒辦法釋懷,那個孩子和初云那么像,這說不定是上蒼憐憫我,憐憫我們的兒子,讓我們有機會重新贖罪。”

  莫小軍嘆氣,他愛兒子的心情,何嘗不是這樣呢,只是他身為男人,只能硬生生壓制住那份沖動。

  “要不要回家里住幾天?”他有意轉開話題,自從葉初云死后,兩人就長期居住在國外,偶爾回來東江市,也不會回家,而是選擇住酒店,用次來逃脫思念。

  海晴晴點頭,看樣子終于安靜了下來,“好,找個時間回去一趟吧。”

  次日,丁依依接到了海晴晴的電話,想要她陪著她回一趟家。事實上,丁依依記得她還沒有去過葉初云的家,心一動,她便答應了。

  “誰打來的電話?”葉念墨環著她的身體,把頭靠在她頸窩處。

  丁依依掙扎,“最近公司沒事嗎?”

  自從她恢復記憶以來,這半個月葉念墨留在家里的時間很長,而且早上也沒有見他工作,而且隨時隨地的發情抱她!

  “為什么掙扎?”他掰過她的臉龐,側臉觀察著她的表情,溫暖的氣息呼在嬌美的面頰上。

  她頭往后靠,“不要靠那么近啦。”

  葉念墨瞇眼,身體前傾,攬著她的腰肢,兩人貼合得更近,“不說明原因今天就不放你走。”

  真是無賴,丁依依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同時有些害羞,“每天都這樣,感覺好不適應。”

  “哦?”音調調高,他好笑的湊近,“那就慢慢適應,我們有很多的時間。”

  “噗噗噗。”水溢出的聲音外加燒焦的氣息讓丁依依一愣,她急忙推開隘路的人。

  “湯已經變成這樣了,鍋底糊了,還有燒焦的味道。”她有些沮喪。

  葉念墨湊上一看,“索菲亞和蒙太呢?”

  “今天是兒童開放日,兩人帶著水墨去植物園寫生了。”丁依依雙手放在鍋的把手上,忘記剛才湯汁溢出來的時候把手被水蒸氣熏得很燙,這一握下去,立刻被燙得跳起來。

  葉念墨急忙拉著她的手放到水龍頭下降溫,看著沒有明顯發紅的樣子,心才安了下來。

  把人拉到門口,“站在這里。”

  他轉身,熟練的收拾料理臺,開火,倒油,然后將蛋卷裹上一層面包粉,等到油鍋熱了以后才將蛋卷放下去。

  丁依依靠在門欄上,看著廚房里忙碌的身影,“我記得,我們曾經同居過,那時候你做的菜很好吃。”

  忙碌的身影一頓,葉念墨應了一聲,手里翻動蛋卷的速度慢了下來。

  同居的那一次,后來她還是走了,有很多的原因要讓她們分開。

  “能夠和你在一起,真好。”丁依依含笑而說。

  卷著蛋卷的筷子掉在地上,她還未回神,已經被擁入溫暖的懷抱。

  耳邊聽著蛋卷炸得滋滋響,鼻子嗅到的甜膩的味道,再加上溫暖的懷抱,一剎那,丁依依幸福得無法言說。

  海晴晴主動邀請她,丁依依還是有些詫異的,因為葉初云的死,她總覺得海晴晴有意的避開自己。

  這也很正常,畢竟誰都不愿意想起傷心的過往,她腦子亂哄哄的想著,一邊按照海晴晴給的地址找到了一棟復試別墅。

  別墅四周種滿了花花草草,而且草坪修剪得很漂亮,一看就是有人定期來這里修整。

  大門沒有關,她朝門鈴對講機說道:“您好,我是依依。”

  “依依啊,稍等。”海晴晴在鏡頭面前一晃二過,隨后大門開啟。

  海晴晴很熱情,從她一進門就一直拉著她的手,“這就是初云小時候住過的地方,你隨意,把這里當成是自己的家哦。”

  “好的。”丁依依笑道,一邊打量著房中的擺設。

  房子的設計透露著一股精致溫婉,叔叔看起來大大咧咧的,應該不是他設計的。

  她的視線落到一面墻上,白色的墻壁上用各種顏色的馬克筆做上標記。

  “初云小時候不喜歡說話,但是對身高有莫名的執著感。”海晴晴走到她身邊,溫柔的看著那面墻壁。

  “為什么?”丁依依才發現,自己對葉初云知道得太少。

  海晴晴笑道:“還不是因為小軍,孩子尿床不是很正常的嗎,他和初云說,尿床的孩子不會長高,只能變得和七個小矮人一樣的身高,結果有一天初云尿床了,哭得驚天動地的,從那以后每天都要量一次身高,生怕自己變成了小矮人。”

  丁依依忍俊不禁,沒有想到葉初云還有這么可愛的時候,第一次認識他的時候明明那么嚴肅。

  “對了,依依,你順道把那個叫冬青的孩子叫過來吧,那天是我失態了,我一直想當面謝他的。”

  有這種想法也很正常,丁依依道:“我給他打個電話問問有沒有空吧。”

  電話里,冬青欣然同意,這讓海晴晴很高興,對丁依依更好了。

  冬青到的時候,丁依依和海晴晴正在看以前葉初云的相片,見到她,海晴晴高興的起身,讓他坐到丁依依身邊去。

  丁依依有些奇怪她的舉動,不過沒有深究,把相冊往冬青膝蓋一放,“這是和你長得很像的那個男人小時候的樣子。”

  冬青接過,仔細的看了幾頁,笑道:“就連小時候也很像呢。”

  “是嗎?”海晴晴接過話頭,看著他的目光了多了幾分慈愛,“冬青先生和我們,和依依都很有緣分呢。”

  她起身,“這房子我們很久沒回來了,保姆今天也過不來,我去給你們弄點拿手好吃的。”

  “我幫您。”丁依依急忙起身。

  “不用不用,我的廚藝可是不外傳的哦。”海晴晴笑著走進廚房。

  沒有了海晴晴,現場出現一絲靜謐,而且兩人還坐得比較近。

  “你的呢?”冬青忽然開口。

  “什么?”不明所以。

  他指了指相冊,“比起這個,我更關心你小時候的樣子。”

  “小時候,”丁依依回憶起以前和爸爸生活的時候,夏天,天氣很熱的時候,爸爸會把西瓜放進冰冷里,等她下晚自習以后,就切西瓜給她吃。

  那時候的味道,是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忽然好想家呢,恢復記憶后,雖然打電話回去了,但是還沒能回去看一眼。

  “沒什么,我的小時候沒什么好說的。”她起身端起水喝了一口,然后趁機坐到了另外一邊。

  中午自然是要出去吃的,莫小軍來接這兩人,本來他想讓冬琴坐在副駕駛,但是海晴晴搶先了一步,“我正好要和他說點事,你們坐后面吧。”

  冬青和丁依依就自然而然的又坐在一起。到了吃飯的餐廳,海晴晴一邊幫冬青夾菜,一邊打趣道:“冬青,你怎么也不幫依依夾菜,她很喜歡吃筍的。”

  “是嗎?”冬青加了一大筷子筍放到丁依依的碗里。

  莫小軍看不過去了,他輕輕咳了聲,“不說了不說了,來吃菜,都是年輕人,自力更生啊。”

  吃完飯,海晴晴讓冬青送丁依依回家,看著兩人走后才上車。

  回到酒店,莫小軍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晴晴,依依現在和念墨結婚了,雖然有遺憾,但是這樣做太明顯了。”

  海晴晴看著他,忽而落淚,“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代替初云做一點事情,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壞。”

  “怎么會?”莫小軍心疼得立刻上前抱住她安慰,“是我不好,說這些惹你生氣。”

  他細心安慰,見她情緒穩定得差不多了,這才開口,“我們還是回國外吧,這里一切也都差不多塵埃落定了。”

  海晴晴有些不愿意,“再給我一些時間好嗎?我想再多他幾次。”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