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八零甜妻萌寶寶 > 第907章 被逼長大
  倒是徐隨珠,一直挺糾結的。

  五一節早就答應倆孩子,要帶他們去山里村住兩天。

  小包子還想去看看去年秋天放生的那只蛐蛐還在不在,還計劃沿著山溪水抓小魚、去半山草坪撲蝴蝶的。

  這下要放他們鴿子了。

  “嫂子,要不然我們陪你一塊兒去省城唄!”林玉娟提議,“我們也好久沒出去玩了。你開完表彰大會的時候,我和傅正陽帶孩子們去玩,等你開完會,我們一塊兒去找李韜。他不是從斯里蘭卡帶了東西給我們嗎?沒準驍哥還讓他捎家書了!

  最后一句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天晚上都有跟包子爹通電話。要是讓李韜捎家書或是別的什么東西,不可能提都不提啊。

  不過林妹妹的提議還真的說到了她心坎上。

  這天周五,照例是她接倆孩子放學。

  回家路上征詢倆小子的意見:五一是跟著她去省城玩,還是按計劃去山里村住兩天。去山里村的話,只能讓大伯哥或公婆代勞了。

  二選一,小包子二話不說選省城。

  相比省城,山里村簡直就像他家的后花園。實在想去,哪個禮拜天央著他爺奶就去玩一天。省城就不一樣了,過這個村,誰知道要等多久才盼來下一個店。

  “毅哥毅哥,我們一起去!你給自己放兩天假吧!別老躲在家里,快成書呆子啦!”小包子學翠翠打趣莊毅。

  莊毅卻有些躊躇。

  一方面,他原來的家就在省城,雖然因為遺棄、拐賣罪,他的生父和后媽都獲了刑,但小時候的陰影,即便已經過去多年,依然埋在他腦海深處。那恐怕會是他永遠都揮之不去的噩夢。

  可另一方面,驍叔教過他:不能因為害怕而逃避,逃避是懦夫的表現。真正的男子漢,只會逆流而上、直面風雨。

  他不想成為懦夫,那會讓他想到生父;他要做個像驍叔一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所以他要勇敢面對!

  “好!我和你一起去!”

  “哦——去省城玩咯!”

  勞動節如期而至。

  徐隨珠一行人,提前一天出發去省城。

  本來傅正陽提議自己開車去,孩子們卻更喜歡坐火車。

  “那就火車吧!我聯系李韜,讓他借輛車給我們!备悼傉f道。

  小包子蹭到他身邊問:“傅叔叔,房車快造好了嗎?”

  沃特???

  房車?

  影子都還沒呢!合作方還在接洽中,哪那么快。

  “呃……還在制造中!辈荒芙o孩子打擊啊。

  小包子小大人似地踮起腳,伸長胳膊拍了拍傅總的肩:“加油啊傅叔叔!我跟福氣、洋妹說了,今年過年我要帶它們一起去京都的!

  傅總欲哭無淚。

  半年里造出一臺房車,這壓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嫂子,小昱是在鼓勵我還是真以為今年過年能開房車回去?”

  徐隨珠忍俊不禁地點點頭:“他是認真的!

  “……”

  得虧坐的火車,要是開車的話,傅總怕是會克制不住沖動地拿腦袋撞方向盤。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家里有輛房車,出行還真就方便很多。

  主要是現在老人孩子、拖家帶口的,普通轎車坐不下,商旅車、小面包吧,座位是盡夠了,但放行李箱的空間不夠。

  再者,長途出行沒個移動廁所也不方便啊。大人尚且能忍忍,孩子可不給你忍的時間,想上廁所那必須得馬上安排。

  于是,一路上,大伙兒就房車的話題再度聊開了。

  聊到后面,傅總被噱得血氣上涌、腦袋發熱,一拍桌板,豪情萬丈地立誓:“好!我爭取早點把合作談下來,然后過年開著咱們自個的房車回家!”

  孩子們嗷嗷地高興壞了。

  大人們樂得不行。

  “小傅啊,那過年是大包小包拖著行李擠火車,還是舒舒坦坦開自家的房車一路游山玩水,就看你啦!”陸夫人笑著道。

  傅總能怎么辦?自己吹出去的牛,含淚也要實現!

  有傅總在的地方,就有歡笑。

  一路說笑到省城,都還沒聊夠。

  下火車時天色已近黃昏,大家先去飯店放行李。

  王友志早就派人派車來接他們了,就在飯店門口等著。

  所以放好行李就上車直奔友誼飯店。

  王友志也是前幾天偶然和徐隨珠通電話,得知她五一要來省城參加表彰大會,就說省城期間的伙食他包了,早飯他開車接他們去百年老店吃,午晚飯自然是去友誼飯店。

  第一天的接風洗塵宴,還是他親自下的廚。

  王友志的家人也都來了。

  看到小包子,邵教授歡喜地摟了摟他:“哎呀,兜兜長這么大啦?都快到我肩膀了。小毅也是,像個大小伙子了!這要是在大街上碰到,我八成認不出你們了!”

  倆孩子嘴也甜,“邵外婆”、“王外公”喊得賊歡,把老人哄得很開心。

  王家是知道莊毅的真正身份的,等孩子們吃飽下桌去隔壁的娛樂室玩了,邵教授才和徐隨珠說道:“宋家那倆口子,一個比一個懶,出獄后也沒見他們找份正兒八經的工作,男的偶爾還會打打小工,女的從來不干活,前陣子聽說還迷上了賭博,輸得要賣房子了。你不來,我也想給你打電話,要不要我們出面把宋家的宅子買下來?等小毅成年了過戶到他名下?畢竟那是他母親在世時蓋起來的,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都凝結了他母親的血汗錢,哪有讓后媽霍霍掉的道理……”

  徐隨珠吃驚不。骸八髬屆陨腺博,輸得要賣房?那姓宋的由著她賣嗎?”

  “我聽人說,男的一開始想離,女的不依,揚言說要是離婚、就帶著小兒子跳河,讓老宋家絕后!

  “絕后?小毅不還在嗎?”林玉娟湊過來接了一句,“姓宋的要是硬氣點,應該懟回去:絕什么后!老子又不是沒別的兒子!還有個更聰明、更爭氣的呢!”

  邵教授笑了起來:“他要有你這腦子,還會落到這地步?就是既蠢又懦弱,才被那女的拿捏著,連親兒子都可以不要!

  “有這種爹,也難怪小毅從小就早熟。不得不被逼著長大呀!”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