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快穿之女配功德無量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師娘威武(十二)
  蘇軒什么話都沒說,緊繃著臉,一副風雨欲來的模樣。

  冷飄飄在師尊身邊這么久,她從沒想到,師尊也會有如此情緒外泄的時候。

  她眼里的師尊,一直都是沉著穩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變色的存在。

  他的底氣,都來自于他的強大。

  冷飄飄覺得,沒有人能比她的師尊再厲害不過的人了。

  可現在.....她似乎在他的臉上瞧見了一絲脆弱跟迷茫。

  從后面的背影看,頗有一種風瀟瀟兮易水寒。

  冷飄飄使勁的搖了搖頭,覺得剛才自己一定是出現了幻覺。

  她師尊這么強大的人,怎么可能會出現這種情緒。

  他現在一定是太過于生氣了而已。

  冷飄飄嘟著嘴,慢慢的蹭到了蘇軒的身旁,義憤填膺的問道:“師父,是不是她....又惹什么麻煩了?”

  蘇軒第一次沒有搭理冷飄飄,他的目光始終在毀壞的房屋上。

  掌門突然反應過來,眼神在附近尋了一遍,疑惑的問道:“蘇離哪去了?”

  這下冷飄飄也發現了異樣,這處可是蘇離的住所,屋子毀壞了,那她的人呢?

  而蘇軒對這兩人的話充耳不聞,放在雙側的手慢慢的捏成拳頭,復又放松下來。

  他的小動作,在場的人注意力都在蘇離的去向問題上,壓根沒注意到他身上起的變化。

  掌門是最驚詫的,蘇離不在這里,剛才他神念覆蓋整個山門的時候,似乎也沒發現她的蹤跡。

  掌門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與長離一樣是化神修為,身在這個層次的人,已然能初步感應到規則的存在了。

  所以,他心里某些一閃而過的情緒,或許就是天道給他的提示,不可不在意。

  有了這一層關系,掌門又快速的放開了自己的神念,再次成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仍舊一無所獲。

  蘇離就跟憑空消失了一般。

  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將人帶走.....有這樣能力的人,琉璃界只有那么幾位。

  掌門心一緊,立馬陰謀論了。

  反觀蘇軒,在默默的站了好一會之后,他五指成爪,對著虛空一抓。

  原本院落的廢墟里,一張錦布從中被拉出,出現在蘇軒的手里。

  “凡為夫婦之因,前世三生結緣,始配今生之夫婦。若結緣不合,比是怨家,故來相對……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快會及諸親,各還本道。愿夫君相離之后,得證大道,再配仙娥神女。解冤釋結,更莫相憎,從此,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蘇軒打開錦布之時,并未避諱他人,是以掌門眼尖的將其上的文字,看了個一清二楚。

  當即,他便面面相覷的抬頭望天,望地,眼神躲閃,只當做自己什么都沒看見。

  冷飄飄墊著腳尖,也想看,只是臉色越來越黑沉的蘇軒,猛的一下手指間用力,錦布化成碎片,洋洋灑灑惡落了一地。

  “找到她。”

  “啊....”掌門驚訝的出聲道。

  “找到她。”蘇軒不悅的撇了掌門一眼,面無表情的再次重復了剛才那句話。

  冷飄飄對此,并不很開心,道:“師父,我們不要管她了,她總是給人制造麻煩。”

  冷飄飄半真半假的撒著嬌說道。

  要是以往,蘇軒只會寵溺的彈一彈她的額頭,然后直接轉化話題。

  她雖然不開心,但卻會很滿足,這是師父獨屬于她的親密關系。

  但這次.....蘇軒一個冷眸瞥過來,冰冷的視線,似乎能將她心里所有的小心思都凍結了。

  冷飄飄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壓力。

  以前,她總會聽到別的小弟子說,看到長離道君就會腿軟,她總是不服氣的。

  她的師尊這般好,怎么可能會像他們形容的那樣可怕嘛。

  但現在,她深刻的感受到了那些小弟子的所有感想。

  那瞬間,她的視線根本就不敢與之相對。

  只是害怕之后,更多的戾氣從心田中生根發芽。

  師尊怎么能因為這個女人這樣對她呢。

  她可忘了,她口中的這樣一個女人,是她的師娘。

  掌門并不是很想這樣做,直接道:“既然她選擇離開,又何必將人再帶回來?”

  不過掌門很快反應過來,自己這話說得很不合時宜。

  不管是身為化神道君的地位與尊嚴,還是身為男人的自尊,都是不容冒犯的。

  所以他還是很能理解長離會這般做的決定。

  況且,仔細想想,蘇離是必須一定得找回來的。

  一個凡女,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攪合成這么一出,又消失不見,怎么看都有不小的蹊蹺。

  “好的,我馬上讓底下的弟子去辦。”

  蘇軒沉思了一下,說道:“本來打算給你的高階法寶,沒有了。”

  掌門跳腳,氣惱道:“你怎么說話不算話?”

  蘇軒:“我的私庫里,好東西或許不剩幾件了。”

  “怎么可能.....”掌門是絕對不相信的。

  還有誰能在化神道君的手里撬了他的全幅身家?

  “是蘇離。”

  “私庫的禁止被破壞了,跟這里是同一個人的手筆。”

  這下,掌門是真的火冒三丈。

  找找找,掘地三丈,也要把蘇離給找出來。

  不過他還是不信邪的氣沖沖的沖到了厲劍峰的禁地。

  遠遠的,他就感受到了陣法被破壞的余波,顯然對方對他們并不顧忌。

  掌門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再走到私庫門前時,他最后的一點僥幸的火苗都被澆滅了。

  什么叫絕望,現在的場景就叫絕望。

  什么叫憤怒,現在他的模樣就叫憤怒。

  雖說這個私庫獨屬于長離一人,但長離身為無為門的長老道君,四舍五入之下,這個私庫也是屬于無為門門內的。

  而現在,他們在家門口被人盜了全幅身家,怎么叫人不惱火不憤恨。

  “傳令下去,無為門叛徒蘇離偷盜宗門重寶,即日起,全界通緝。”

  掌門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宗門。

  所有的無為門弟子,不管是在閉關還是在煉丹,或者是在修煉,無一遺漏,全部都收到了掌門的傳音。

  大部分人都道,蘇離終于作了個大死,只有藥峰的司易俊有些擔憂,腦袋不由的腦補了很多。

  那個可憐的女人,不會是終于決心披露那個陰私秘密,所以遭到報復了吧?

  那他這個知情人,會不會也遭到報復?

  司易俊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不敢再想。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