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逍遙小閑人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沒糊弄住
  白一弦也很好奇:“高人?什么高人?”

  寶慶王還賣了個關子,一臉神秘的說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保準你們大吃一驚。”

  眾人分主次落座,此時管家回來,手中捧著一個盒子,雙手遞給了寶慶王。

  胖子打開盒子看了看,滿意的點點頭,又啪的一聲合上了,示意管家將盒子交給蘇止溪。

  胖子說道:“初次見面,準備點見面禮,蘇姑娘可不要嫌棄。”依照胖子的想法,這可是未來弟妹來的,自然要準備見面禮。

  蘇止溪得知這竟是王爺特意給他準備的禮物,頓時有些受寵若驚,又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由自主的看向白一弦。

  白一弦笑道:“王爺說了,又不是外人,給你你就收著吧。”

  蘇止溪這才站起身,雙手接過盒子,又福了福身子:“多謝王爺。”

  蘇止溪將盒子交給了身后的冬晴保管。她此時對白一弦的崇敬已經深入了骨子里,因為她知道,她能被王爺高看一眼,她所得到的榮耀,都是因為身邊的這個男人。

  眾人閑談了沒多會兒,菜品便源源不斷的端了上來。

  雖然他們是臨時來叨擾,不過身為一個王爺,原本就吃的奢侈,不存在臨時來客,菜品不夠的情況。

  更何況,就算不夠,廚房也會很快做好。畢竟能在王府供職,肯定經常會有臨時來客的情況。

  身為王府的廚師,必然也有兩把刷子,能應付一切緊急情況。

  寶慶王此時笑瞇瞇的說道:“好了,我們一邊用膳,一邊觀看高人表演。”說完之后,啪啪一拍手。

  立即有人抬進來一章長桌,擺放上一些物品。

  接著,便走進了一名身穿月牙色長袍,頭挽道髻的一名年輕人。

  年輕人的樣貌不見得有多優秀,不過那氣質看上去卻很是超然,目光空遠,仿佛世間一切都不放在其眼中一般。

  他進來之后,向著寶慶王微微行了一個道禮。

  他雖然看到了慕容楚和白一弦等人也在座,不過由于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寶慶王自然也不會親自介紹,所以對方只以為是普通客人,并未行禮。

  胖子急于在白一弦和慕容楚面前顯擺,于是興沖沖的說道:“張道長,快快開始表演吧。”

  年輕人聞言,心中也是有些無奈,其實他原本是打算靠著他這一手的本事糊弄住寶慶王,像他師父那樣,被人尊稱仙長,或者老神仙的。

  到時候若是被寶慶王供奉起來,那豈不是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奈何也不知道是他忽悠人的本事不到家,還是因為他太年輕,長得不像仙長,又或者是這位寶慶王的腦子與常人不同。

  這位寶慶王明明對他的那些本事也十分驚嘆,甚至,這張道士本人都說了此乃仙術。

  可奈何這胖子依然沒有尊稱他為仙長,而是似乎將他當成了街頭賣藝的一般,只要來了客人,就讓他出來表演助興……

  氣的他原本想一走了之的,奈何寶慶王給的賞錢多啊。思前想后,反正他也是為了銀子,只要賞錢多,賣藝就賣藝吧。

  如今聽了胖子又叫他快快表演,張道士心中不由暗暗翻了個白眼,說道:“王爺,諸位,待會兒貧道施展的,乃是仙術。

  不管大家見到什么,都萬望不要高聲喧嘩,以免驚擾祖師。”

  仙術?還不能高聲喧嘩,以免驚擾祖師?他祖師在哪呢?眾人都是一臉的納悶。

  就見他取過桌子上的一張白紙,隨后拿起一只毛筆,并未沾墨,而且毛筆并未碰到紙張,就那么凌空做起畫來。

  白一弦見他這幅做派,心中頓時有些了然,他想要干什么了。

  不過見大家都在興頭上,胖子更是一副急于顯擺自己找到好東西的模樣,所以白一弦也就不打算說出來,以免擾了大家的興致。

  不多會兒,張道士作畫完畢,拿起紙張,向著眾人展示了一番,依然是空白紙一張。

  接著,張道士的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是在做法,接著,將那紙往旁邊早已點燃的燭火上輕輕炙烤了一番,同時口中喝道:“弟子張興前,恭迎祖師降臨。”

  驚奇的一幕發生了,那紙上竟然顯示出了一名道人正在打坐的圖樣。

  慕容楚,蘇止溪,賈守義等都是一臉的震驚之色。

  賈守義這貨瞪的眼珠子都快出來了,說道:“太神奇了,莫非真是仙術?請了他祖師降臨?”

  胖子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對眾人的反應很是滿意,說道:“怎么樣?是不是很神奇。來人,賞。”

  張道士聽的是又高興又無奈,他當初就是想用這一招,糊弄寶慶王,說自己能請到祖師降臨,想讓胖子將他當成仙師的。

  結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愣是沒糊弄住。

  白一弦本來還想提醒一下胖子,不要被人忽悠了,但看胖子這副模樣,他頓時就放心了:感情胖子把人家當賣藝的呢。

  不過經過這么一出,白一弦到是有一個想法。雖然他知道,什么白紙顯畫之類的東西是騙人的,但古人絕大部分都不知道啊。

  要不然他也琢磨幾個類似的節目,在皇帝的壽宴上表演表演?

  白一弦最近排練節目,想節目,都快魔怔了,看到什么都覺得有靈感。

  “大哥,大哥,想什么呢?是不是也被震驚住了?”白一弦正想著節目的事情呢,冷不防賈守義在一邊推了推他。

  白一弦回神,就聽到胖子在那邊得意的介紹:“怎么樣?剛開始的時候,連本王都被震驚了一下。這張道士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他的本事,還不止這些呢。”

  白一弦不由笑道:“王爺剛才不是說,正為準備皇上的壽禮發愁么?不若學會了這個白紙顯畫的本事,到壽宴上,親自為皇上表演一番如何?”

  胖子頓時一拍大腿,說道:“不錯,本王怎么就沒想到呢?”

  賈守義說道:“這不是仙術么?如今距離皇上的大壽不過半個來月的時間,這么短的時間,學會這個,怕是不容易吧?”

  那張道士正想著怎么拒絕呢,因為寶慶王若是學會了,那他豈不是不能繼續呆在這里賺銀子了?

  聽了賈守義的話,他急忙說道:“說的不錯,貧道自幼跟隨師父,苦練道法,苦學了二十余年,道法才總算有所小成,勉強能請到祖師降臨。

  王爺雖然天縱之資,但區區半月時間,怕是來不及。王爺還是另外尋找別的禮物吧。”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