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法師網 > 第1389章:神戰
  “說得沒錯。我能夠殺你,你謀劃什么都沒用。我殺不了你,我就是測試品。”陽太煌也承認這一點,話鋒又一轉:“但是,我使用的是原始天蝕,魔法能量的操控者。剛才一拳,你復活了,卻不代表你真正活著。”

  說話間。

  陽太煌也不等唐士道反應,伸手,拳頭一握,如似神握眾生的生死。

  下一秒。

  唐士道整個人迅速潰散,就好像急速風化的泥雕。

  “抱歉,人皇,我可沒想一招一招拼斗。對付你這種人物,一招論定生死最好。”陽太煌冷冷道,此時也回復了‘神明’的姿態。那模樣不是操控能量,更像操控一切生命與死亡。

  “……”唐士道無法發聲,只迅速粉碎。

  這時候。

  白美人卻開口了:“這是怎么回事?剛才明明‘復活’了。”

  陽太煌側頭,冷聲應道:“我不需要回答你的問題,馬上你也會一樣下場。我倒很意外,你是人皇的妻子吧?怎么,你的丈夫死了,你一點難過都沒有嗎?還是說,你只是人皇的玩具之一?”

  白美人側頭一指唐士道,說道:“它不是我丈夫。”

  “喔?”

  “我是阿道的妻子,不可能連自己的丈夫都認不得。”白美人輕輕搖頭,又說道:“而且,我也沒有問你,我是問阿道。阿道還在我身邊,我知道的,雖然看不到。”

  陽太煌一聽也是愕然。

  掃望現場。

  似乎……

  “作為丈夫,我也不可能丟下自己的妻子。嗯,我還在,剛才只是跟一條‘手臂’交換一個位置。你知道,我很需要認真研究它,它值得我花時間。”聲音響起,剛才那條神臂粉散的能量重聚了,回復一個煙霧狀的人形,跟‘被殺死’的唐士道一模一樣。

  “你……”陽太煌的力量很強大,諸神之名絕對不吹不夸。

  只不過。

  在戰斗經驗這一方面,他真是極少親身參與戰斗……絕大多數都是旁觀,或者只是觀看魔法錄影。

  唐士道層出不窮的手段他很不習慣。

  “怎么啦?”白美人問道。

  “剛才一拳如果是我,有可能真的撐不住。但,那不是我,只是之前那條手臂。原始天蝕可以操控能量,極致情況下,連我用來復活的能量都可以干涉。懂了嗎,剛才的復活被陽太煌‘加料’了,沒有真正的成功效果。”唐士道解釋道。

  這一句眾人都聽到了,自然包括陽太煌。

  大家也明白。

  人皇在‘測試’陽太煌的拳頭,在測試諸神的殺傷力。

  “為什么用那條手臂?”白美人又奇怪,替死工具有很多種類啊。

  “因為學習的需要。原始天蝕畢竟還是禁咒,我可以學習它但不一定能夠使用它。那條手臂不同,它是陽太煌的斷臂。你知道神棄子吧,他們就是神嫡,也像肢體的一部分。我重組了那條‘神臂’,并且加入一段熟悉生命印記。”

  “笑心?”此時旁邊的鮫姬忽然插話,她知道笑心是怎么回事。

  “對,三耳在我的大空間術范圍殺掉笑心。因為想研究,我收集了一點資料。我擁有創世神體,跟創世云圖搶一點‘訊息’并不困難。笑心也是神嫡,理論上跟陽太煌有血緣關系。所以……”唐士道一招手,身邊一股能量重組。

  迅速的,又一個‘微笑的唐士道’出現了。

  陽太煌眉頭發皺。

  自己的拳頭。

  天蝕的力量。

  兩者都‘失敗’了。倒不是威力和效果失敗,而是在用法與成果上失敗了。人皇不但沒有死,還‘學習’了自己的天蝕法術。陽太煌相信下一拳同樣打擊,結果仍然無效。人皇不一定能夠防御,但,他一定擁有逃脫的辦法。

  事情到了這一步。

  陽太煌決定不多思考了,抬手,揮拳,一切讓力量決定。

  但是。

  再揮手之時,人皇仍然沒有‘躲’掉,仍然被強行抽到陽太煌的拳頭之前。

  這樣一擊下去,應該是必死的。

  可。

  正在這一時刻,陽太煌忽然發現……唐士道的臉上多了一絲微笑。好像有,也好像沒有,總之不太確定。再看遠處,一個‘微笑的唐士道’正站在白美人身邊。理論上,那個一直笑的才是假的,這個應該是真的。

  嗯,應該……但無法確定。

  猶豫一剎。

  下一秒。

  轟隆一聲巨響,陽太煌整個人飛了出去,倒退數百米外。

  “這就是生命的弱點。如果你是徹頭徹尾的神明,你根本不會猶豫與考慮。因為你還是生命的本質,所以,你會思考與懷疑。也因為這樣,你才會中招。”唐士道只是很平凡的馬步沖拳,一拳將陽太煌轟飛了出去。

  這個他是真的,妥妥的本尊。

  陽太煌震退,但有一右臂瞬間格擋了唐士道的拳頭。

  雖然震退,但未受傷。

  “詭計很好,可惜仍然只是凡人。”陽太煌在剛才確實失神了,猶豫了。唐士道的一拳,他格擋不住。但沒關系,他是諸神之一,他擁有真正的神嫡軀體。他自己不及反應,身體可以自動反應。

  所以。

  唐士道的一拳他擋不了,他的身體卻可以自動格擋。

  諸神的攻,致命。

  諸神的防,完美。

  諸神沒有弱點。

  “看清楚再得意吧,我早猜到你可以擋住。”唐士道輕輕搖頭,對面陽太煌的右臂上正有一個黑色拳印。這個黑色拳印不是傷損,也不是詛咒。它在燃燒,但,它沒有在皮膚上燃燒,它在‘內部’燃燒。

  這個‘內部’并不是指皮膚里面,而是指陽太煌的形體之內。

  它的傷害很小。

  影響也很小。

  可,傷害就是傷害,影響就是影響,無論大小它都‘命中并且生效’了。

  “……”陽太煌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是諸神之一。

  諸神不喜歡被凡人打臉。

  “如果你剛才出拳了,我可能會死。這真是我本人,不是復制體,而且我也暫時沒徹底防御你拳頭的辦法。可惜,你沒有打,你猶豫了。由此可見,你比想象中更容易動搖。你可以‘自動格擋’的軀體很強,我也很驚喜。因為我最擔心的是你會閃躲,格擋真是意外之喜。”唐士道沒有再進攻,好像正慢慢汲取經驗。

  “所以,你認為你贏了?”陽太煌笑了。

  不等回答。

  再握拳。

  揮手。

  瞬剎之間,一個‘拳頭’出現唐士道的面前。

  陽太煌明明還在遠處,但是,拳頭就在唐士道面前。他本身的拳頭也沒有消失,就好像忽然多了第三條手臂。這時候唐士道也‘滑’開了,避過這必中的一擊。元祖完人的被動能力,超自然閃避,100%命中的拳頭都可閃過。

  然而,陽太煌失手了嗎?

  不。

  沒有。

  在唐士道滑開的一瞬間,在唐士道的另一側又出現了第二個拳頭。甚至,當唐士道再閃,第三個拳頭也出現了。僅僅是一剎那的時間,唐士道連滑十次,拳頭數量也連增十次。并且,之前的拳頭揮空也沒有停止,繼續追擊。

  更驚人的。

  在白美人身邊那個‘微笑的唐士道’也一樣被拳頭狙擊了,遭遇同樣的難題。

  “這就是天蝕……天命。”

  當其中一個拳頭命中唐士道之際,陽太煌就出現在拳頭的旁邊,拳頭揮動的‘動作’恰好等于陽太煌揮拳的動作一樣。不是同樣的一樣,而是這個‘拳頭’就是陽太煌的拳頭。這一拳命中,就是陽太煌本人一拳命中。

  在沒有命中之前,它不是陽太煌的拳頭。

  命中了,它就是陽太煌的拳頭。

  天蝕。

  天命。

  或者天蝕天命……可以想象,這就是禁咒原始天蝕的衍生技能,陽太煌真真正正的戰斗技能。

  一拳命中。

  結果不會有太大差別,唐士道自己也說沒‘辦法’防御住。

  拳轟,人退。

  陽太煌微微弧彎的笑意凝固了……人沒死。

  此時。

  震退人皇的拳頭上還有一片黑色咒印。遠處,倒退的人皇也有一個‘掌擋’的動作。剛才一拳沒有轟中人皇,他用手掌擋住了。而且更可怕的……

  “你在模仿我的‘自動防御’嗎?”陽太煌冷聲,不理拳上黑印。

  他不是傻。

  動才傻。

  禁咒原始日蝕是人皇的力量,自己盲目觸碰,說不定會發生什么呢。相反,由人皇引動,自己更可能想辦法抵消。

  “對,學習一下。”

  “你剛才說沒辦法防御,這算是欺騙戰術嗎?”

  “不,我是說沒‘辦法’防御,可不是說沒有力量防御。辦法是辦法,力量是力量,兩者不可混為……”

  話還沒有說完。

  忽然。

  陽太煌的動作急變,握拳,揮打,冷喝一聲:“天命逆轉。”

  瞬息間。

  這一拳轟擊之時,空間扭曲帶來不是唐士道,而是一直靜立不動的白美人。戰斗至此,陽太煌也不理對手了,有威脅的都先殺掉再說。人皇擁有禁咒,他的妻子也擁有,現在自然是先拿容易干掉的下手。

  眾人震驚,沒想到陽太煌這么陰險。

  他們都能意料到,陽太煌這樣做也是算計人皇。人皇救或不救,結果都有風險。

  接下來的結果……

  “嗯?干嘛?”

  一聲訝語,一個微微害怕陌生人的表情,一個白霜般的玉掌……穩穩擋住了陽太煌的拳頭。

  白美人臉上有點怕怕的樣子。

  不過。

  防御動作很流暢……這不是在陽太煌打擊之后才格擋的,而是陽太煌出拳出到一半之時,提前一步攔住了他的拳頭。因為兩人比較近,白美人才一副怕怕的表情。面對陌生人,白美人從不喜歡靠近,這才是她的正常反應。

  “你居然……”陽太煌猛然發力一震。

  強行震退對手。

  “哎,這……”白美人身形一轉,如同冰煙繚繞,身轉一圈穩穩后踏三步之外。

  無傷無損。

  無畏無讓。

  這時候,傻子都看出問題了……這根本不像白美人的反應。只看那副表情,白美人根本不像會有反應。感覺倒好像白美人的身體自行反應了,跟她本人的思維想法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居然……擋住了?”陽太煌最震驚的一點。

  人皇的妻子擋住了自己的拳頭?

  剛才。

  人皇勉強擋住,人皇的妻子也做得到?

  我可是諸神之一啊。

  這算什么事。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