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家后門通洪荒 > 第716章 警告
  這還是天庭強者未曾直接出手的緣故。

  那位承淵仙派的“新晉道尊”其他勢力不明白,上玄宮太冥道尊親自會過這位太淵道尊,是很清楚林家是得到太淵道尊垂佑。

  與道尊一位杠上,哪怕是“新晉道尊”也要掂量一下。

  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給些情面,暗地里有沒有動手,誰也不知道。

  “還是得想法子通知盟友,不然還當真無法擺脫追殺!”

  湖面,一艘大船上,這里已經到了天水郡,順流而下即可抵達位于西南毒瘴之地的云川郡。

  “云川郡,以及毗鄰的邊陲三洲都有林家的勢力,但林家的實力大都在探查情報,交換資源方面,前來投靠的方外術士并不多!”

  “這云川太守也太佛系了,打下了巴寮一百零八洞天之后,竟然自己趕走了前來投靠的方外術士,堪稱最慘的潛龍也不為過!”

  船艙中,祖龍目光望向銅鏡當中,他一身的淡綠色的窄袖長衣,十分合身,雙肩上另外繡著奇特的紋路,稚嫩的面孔有別于昔日的木訥,看似平淡,實則目光閃爍之間帶著凌厲。

  祖龍有些頭疼,外敵不算是最難對付的,目前要走上爭霸之路,首先要斗過那林家夫婦。

  只有取得了林家百年積累,他才真正能夠走上前臺。

  林家的勢力此時比較可觀,林旻雖然一門心思當孝子賢孫,那位掌權的老太爺卻不見得,將自家生意經營的極大,這些年勢力遍布不少江南道郡縣,還有邊陲四州,更是盤根錯節。

  “不過,若是能夠取得老太爺的幫助的話……”

  祖龍心中頓時有了想法。

  依他之見,林承宗是絕對有心那天子之位。

  另外能夠克制他爹,也就只有他爹的爹!

  手中不慢,捏印之下,一縷紫氣悄然沒入虛空。

  轟!

  就在此時,卻見大船水面之上,妖氣騰空,無形妖氣從水底彌漫上來,一頭奇異無比的龍族隱藏在其中。

  那是一頭蜃隱藏在其中。

  蜃也是龍種之一!

  這讓祖龍面色陰沉感受到了一絲極大的冒犯。

  “真是放肆,區區雜種竟也敢在吾的面前耀武耀威?”

  祖龍眸光掃過水面,已經怒到極點。

  此時大船上,林旻夫婦仍然不覺,蜃龍的力量十分玄妙,哪怕是林旻夫婦養育的浩然正氣,也無法感知到蜃的存在。

  不過和祖龍想象的不一樣,這頭證就了金仙道果的蜃出現在這里并非謀害云川太守夫婦,而是徑直進入了林旻的房間,密謀了許久。

  祖龍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妙,林旻似乎另外有個他不知道的計劃。

  船艙內,祖龍運轉神通,試圖探聽書房內的談話,但是令他感到失望的是,以他此時剛剛恢復的道行,無法完全破開對方施展的秘法。

  只能隱隱聽到,似乎與龍氣,紫微星有關。

  隨后這頭蜃便再未離去,而是為他眾人護法,只是祖龍怎么感覺到有囚禁他,順便監視他的意味。

  ……

  東岳水域深處。

  洶涌浩蕩。

  林淵得到洛書之后,便是沉入東岳水域當中煉化,借助東岳神州浩蕩無邊的水域本源。

  在東岳神州水域深處,河圖,洛書兩件水元大道靈寶散發著蒙蒙光輝,吞吐著東岳神州本源。

  “四十五道先天禁制,四十四道先天禁制,雖然未曾真的參悟出什么,但光是對于術數天機奧妙的理解,便是足以讓我更進一步!”

  水脈深處,林淵周身泛著淡紫色玄光,頭頂一枚枚星辰隨著手中印訣被點亮,形成大片仿佛至極的玄奧星空。

  一顆紫色大星鎮壓虛空,無數紫色星光圍繞著它旋轉。

  有一股至尊至貴的力量蘊含在其中。

  林淵手中曾有一道法門名曰《紫微斗數》,得到完整的河圖洛書之后,這《紫微斗數》更進一步,林淵甚至一舉凝練出了紫微帝君法身。

  凝練出紫微帝君法身可謂是《紫微斗數》的最高境界。

  但在林淵看來,一尊天仙境界的紫微帝君法身并無用處。

  林淵的目標是周天星斗大陣。

  而這需要時間!

  “還是得盡快返回洪荒!”

  林淵收回心思,很快他收到了祖龍的傳信。

  “這廝也是怕死的很,這般膽小,或是賴上了我!”

  林淵神色并未在意,暗中對林家出手的金仙以上仙人,早已經收到了他的警告,金仙以上道人膽敢對凡人出手,那就只有一個死字。

  至于其他手段,林淵不管,若是祖龍連金仙以下的仙人對應付不了,也就說明對方名不副實,沒有資格成為他的合作者。

  其實林淵也想借著機會,仔細試探一下祖龍。

  東岳神州的事情,林淵已經決定并不準備多插手,而東岳神州所孕育的莫名機緣,林淵也始終持著冷靜,旁觀的態度。

  始終保持著自身態度的超凡,僅僅是幫助承淵仙派弟子設法度過大劫,而自身游離在外,不參與,不出手。

  祖龍能成是更好,祖龍若是不成,林淵也能輕松后撤。

  他主要的注意力還是放在洪荒當中。

  洪荒當中,隨著數萬載歲月過去,人族得地皇鎮守天帝大位紅利,氣運暴漲,第三尸人族圣皇已經趨于大成。

  “斬出三尸,混元近在眼前!”

  林淵手中磨砂著河圖洛書,如今他距離準圣后期只手可破,可著實沒必要在東岳神州大劫之上糾結什么。

  證就混元,一切都好說,若是不能證就混元,東岳神州上大劫再慘烈與他沒有關系。

  周身銀色光芒,他索性再次返回洪荒。

  ……

  東云湖上,大船隨著水流以一種不慢的速度朝著下游駛去,已經接近于云川郡邊境,湖泊上不知何時云遮霧罩,虛實顛倒,難以洞悉。

  祖龍房間內,隨著夜幕降臨,船燈已經高高掛起,淡淡紅光照亮水面,盤膝而坐的祖龍,驟然望向案幾上,一座香煙裊裊的小鼎白光冒出。

  那尊道尊回訊了!

  只是望著看過那傳來的信息,祖龍面色一黑,心中破口大罵。

  那信息只有四個字!

  “自求多福!”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