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黃泉陰司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井底沉骨
  不出一月時間,羅家大院里的仆人跑了一大半,就連那些長工都跑得七七八八。

  無論怎樣加錢都留不住人,錢雖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啊。

  那些工人和仆人也只是被嚇跑了而已,但那幾個姨太太,卻是真正的出事了。

  最先出事的是大姨太太,因為這條害人的毒計就是她提出來的,所以她也是最害怕阿月報復的人。

  誰也不知道大姨太太經歷了什么,反正當丫鬟發現大姨太太的時候,大姨太太的身體都已經涼了,尸體僵硬,渾身上下衣服都沒穿,掛在臥室的房梁上,看上去就像上吊自殺。

  大姨太剛死沒兩天,棺材都還在院子里放著呢,緊接著二姨太又出事了,二姨太被人發現死在大姨太的棺材旁邊,撞得頭破血流,腦袋都開了瓢,當場一命嗚呼。

  三姨太嚇得不輕,不敢在羅家大院繼續待下去,連夜跑回了自己家里。

  但是回到家里以后,三姨太就發起了高燒,不停的說著胡話,而且常常半夜從睡夢中尖叫驚醒,痛哭流涕,嘴里不停念叨著:“不要來找我……不關我的事……不要來找我啊……”

  當地的郎中都給三姨太看過病,開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藥,甚至各種偏方都用上了,還是沒有效果。

  不出半月,三姨太在尖叫聲中斷了氣。

  四姨太也跟隨三姨太的腳步逃離羅家大院,但是她逃的更徹底,想要逃離羅城古鎮,帶上軟金細銀以及一些值錢的東西,裝了一口大箱子,匆匆忙忙上了船,想走水路離開古鎮。

  誰知道船只剛剛行至河中央,四姨太就跟中了邪似的,就像木頭樁子一樣,一個人跳進了湍急的水流中,一個浪頭打過來,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五姨太看見其他人一個接一個的慘死,知道自己躲不過這場災難,于是選擇了自殺。

  她以前是唱戲的名角兒,最后用唱戲所用的紅纓槍,刺進了自己的心臟。

  等到羅老爺子出差歸來,看見家里出現如此巨變,院子里擺放著六口棺材,六個姨太太全部死絕,羅老爺子悲從中來,頓時一病不起,沒過多久,也就撒手人寰。

  羅老爺子風流了一輩子,可惜臨死的時候,卻沒一個夫人陪伴,走的孤苦伶仃,也是悲哀。

  羅老爺子死了,羅家大院的頂梁柱倒了,昔日繁榮的羅家大院,很快就走向衰敗。

  原本在羅家大院的那些仆人和工人,也全都散了。

  羅家大院從此人去樓空,變成了一座鬧鬼的鬼宅,很快就長滿荒草,蕭瑟破敗。

  講到這里,老頭幽幽嘆了口氣:“我父親當年在羅家大院當長工,對羅老爺子十分忠誠,一直堅持到最后才離開,這些事情也是父親后來告訴我的。即使后來羅家大院破敗成這樣,父親也經常來這里,種種花草,修繕一下破爛的門窗。父親臨終的時候叮囑我,讓我幫忙好好照看羅家大院,我答應了他,所以我接了父親的班,一直在照看這座院子!”

  我點點頭,懷著敬佩的口吻說:“老人家,你父親是一個非常忠誠的人!”

  老頭說:“是啊,所以善人得善終,我父親沒病沒痛,健健康康活到九十九方才離世!”

  老頭在井邊,磕了磕旱煙桿,對我說:“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年輕人,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你了,你是不是也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老頭的目光盯著我手里那雙繡花鞋,因為我剛才答應過他,只要他跟我講一講羅家大院的事情,我就把繡花鞋送給他。

  我說:“老人家,不是我不兌現承諾,我暫時還不能把繡花鞋送給你!”

  老頭收起旱煙桿,臉上掠過一絲不悅:“年輕人,出爾反爾可不好!”

  我搖搖頭,表情嚴肅的說:“不,不是出爾反爾,如果我現在把繡花鞋送給你,那是在害你,因為這雙繡花鞋是件邪物,會帶給你災難。最重要的是,我要把這雙繡花鞋物歸原主!!”

  說著,我伸手指了指水井。

  老頭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沖我點點頭:“沒看出來,年紀輕輕居然有這些本事。也好,如果能夠平息阿月的怨氣,這雙繡花鞋我不要也罷!”

  老頭抬頭看了看天色:“天快黑了,年輕人,你自己保重!辦完事情,來我家喝酒,出羅家大院,左拐五十米便到,門上貼著一個倒著的福字!”

  說完這話,老頭便自顧自的走掉了。

  我在羅家大院游蕩了一會兒,天色便差不多黑盡了。

  天黑以后,偌大的院子里,更是一片死寂。

  而且現在又是深冬,四周連蟲鳴蛙叫都沒有,安靜的讓人心里發毛。

  我百無聊賴的抽著煙,煙頭忽明忽暗,映紅我的臉。

  我正抽著煙呢,忽然一抬頭,瞥見井邊竟然坐著一個女人。

  跟老頭描述的一樣,那個女人穿著大紅色裙子,長長的頭發披散下來,擋住了她的臉,她側身坐在井邊,對著井底梳妝,她的動作緩慢而又輕柔。

  整個過程,女人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阿月現身了!

  我丟掉煙頭,摸出一張黃符,就朝著井邊飛奔而去。

  不知道阿月是不是發現了我,等到跑到井邊的時候,阿月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低頭看向井底,井底下面一片平靜,并沒有什么異樣。

  我收起黃符,將那雙繡花鞋從懷里取出來,然后將繡花鞋扔進井底。

  不一會兒,原本平靜的井水,竟然像開水般沸騰起來,咕嚕咕嚕冒著泡。

  而那雙繡花鞋也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扯著,慢慢沉入井底。

  繡花鞋沉入井底,我也離開了羅家大院,沿著青石板老街走了五十米,找到門上貼著福字的人家,叩響了老頭的門。

  老頭孤身一人,已經備好了酒菜,拉著我一起喝酒。

  “搞定了嗎?”老頭問。

  我說:“明天找兩個膽大的工人,先用水泵把井底的水抽干,然后把阿月的尸骨撈上來安葬了!”

  第二天,老頭按照我的吩咐,找來兩個工人,在井邊架起水泵,抽干了井水,然后我親自拴著繩子下到井底,果然在井下發現了一具白森森的尸骨,而尸骨的腳上,赫然穿著昨晚我扔進井底的那雙繡花鞋。

  我取出事先準備好的一塊大紅布,小心翼翼將阿月的尸骨包裹起來,帶出了水井。

  而后,我在羅家大院背后的山上,選了個風水比較好的地方,將阿月的尸骨重新埋葬了。
红球分布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