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穹頂之上 > 531.起航
  “怎么樣,沒想到會這么快吧?”

  賀堂堂抱著已經跟大家都很熟的袁小欣,讓過一個匆忙奔走的行人,轉頭笑著對袁有闕道。

  他現在正陪爺孫倆回去收拾行李。

  袁有闕點了點頭,接著偏頭,他原以為還要很久,最終孫女能去,而他,將葬在這里。

  “也許我能葬在華系亞。”這一刻老人心里想著,對于他這一輩人來說,這其實很重要。

  “哇,今天街上好多人啊!”

  此時,還不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么重大的袁小欣,左顧右盼說道。

  這一天從上午到下午,再到傍晚,整座城始終都很熱鬧,每一條街都是著急奔走的人,或停在街邊熱烈議論的人群。

  青少校要走了。

  他將帶走一萬人。

  這是不義之城史無前例的一件事情。

  作為一座屬于被放逐者的罪城,他們第一次,這樣自由而光明正大的離開,或者對于部分人來說是歸去。

  所以,這種熱鬧可能還會持續一整夜,再持續到明天傍晚,直到遠行的船隊離開。

  夕陽沉落的時分,第二十一街區,明月勢力的總部。

  阮氏明月坐在沙發上,不做聲,不過神情有些復雜。

  她從幾個月前就開始等的消息,之前一直都沒等到。

  然后今天上午,從城外回來后,她就一直在這間房間里等……

  位置從陽臺到窗口,最后到沙發上。

  “好像真的不會來了。”露娜憤懣嘀咕了一句。

  就算是想過后決定拒絕,也應該來說一聲吧,都要走了!這可是明月的第一次啊……總之那個家伙真的太過分了。

  “亂說,這不他們還沒走呢嗎?明天才走。”春英說著起身,說:“我再去窗口看看吧?”

  阮氏明月伸手拉了她一把。

  春英回頭,剛想開口。

  “不許去!不過是一時沖動而已,我已經不在乎了。既然他不覺得應該跟我說一句,那就不用。”阮氏明月頓了頓說:“再說,他們都已經要走了……”

  “如果他叫你一起走呢?”

  春英突然問。

  阮氏明月怔了幾秒,“不走,我當然不走,我走了你們怎么辦?”

  “我們可以跟你一起走啊。”

  “胡說!那剩下的人怎么辦?雖然現在的形勢,不義之城已經不太可能暴發勢力戰爭了,但是對源能的爭奪,肯定還是要繼續,也很可能會有外面的勢力插手進來……”

  她正說著呢。

  “砰砰砰砰砰……”一陣激烈的腳步聲,從外面的樓梯上傳來。

  “明月小姐,明月小姐。”通報的手下自然也是親近的人,她遠遠地喊。

  阮氏明月緊張起來。

  “不會是吳恤中尉來了吧?”春英說。

  “不會的。”阮氏明月說。

  這時候,門被直接推開了。

  “吳恤中尉來了,在樓下,他說找你。”來通報的人神情激動。

  露娜和春英互相看了一眼。

  “……嗯。”阮氏明月站起來。

  “嗖!”她到門口。

  尷尬停住,說:“不許笑。”

  然后努力慢下來。

  春英和露娜一直等到她的腳步聲出現在樓下,才激動跳起來,幾步跑到窗口,探頭向下看。

  “哪呢?哪呢?”

  “那。”

  樓下,傍晚的朦朧光線中,吳恤中尉背負黑色的長槍與重劍,一身黑衣,站在總部門前的一棵大樹下。

  “好帥。”

  “嗯,還很強呢。”

  “可惜聽說很木。”

  “很木么?他都知道要來找明月了呢。所以明月還是很厲害的……”

  “那么,要幫她收拾行李了嗎?”

  兩人剛嘀咕了幾句。

  阮氏明月的身影拽出現了。

  雖然隔著幾層樓的距離,兩人依然屏住了呼吸。

  她們很努力在聽。

  樓下,阮氏明月一眼就看見吳恤了,姑娘不露痕跡地調整了一下步伐,她剛才差點兒走成同手同腳。

  吳恤中尉也看見她了,往前迎了幾步。

  “你……你好。”隔著大概七八步距離停下來,阮氏明月說。

  “嗯。”吳恤努力了一下,說:“我要走了。”

  阮氏明月:“我知道。”

  然后看著他,等待著。

  “所以,你上次說讓我想的事情……我想就算了。”吳恤說。

  就算了么?就這樣,算了?阮氏明月偏過頭,沉默了一下,“好的,那祝吳恤中尉一路順風。”

  “謝謝。”吳恤轉身。

  阮氏明月聽見離開的腳步了,咬了咬牙,也轉身,向樓里走去。

  “欸,明月小姐。”聲音從身后傳來。

  “什么?你說!”阮氏明月轉回身。

  這一刻,如果吳恤問“你要不要一起走”……只要他開口,阮氏明月會馬上收拾行李,哪怕她其實并不應該離開。

  但是,吳恤說:“我從哪邊走能回去?”

  阮氏明月愣了愣,難過說:“你,你都能找來……”

  “是別人帶我來的,那個人有事先走了。”吳恤認真解釋。

  “哦。”為什么會這么認真的解釋呢?!阮氏明月悶聲應了一句后,想了想,突然脖子一梗,“我憑什么告訴你?!”

  說完,姑娘氣沖沖回了樓里,上樓。

  “要生氣啊,明月,生氣!”她對自己說。

  可是這很難。

  因為她現在很想笑。

  “那個傻瓜……”

  當她回到樓上的時候,春英和露娜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她的行李。

  這么快的原因是春英其實提前就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

  “要是實在舍不得,我去報個名吧,然后明月你去……偷偷跟去看看,不行再回來。”站在門口,春英說。

  “是啊,你并不是束幽,所以這樣也許行得通。”接著露娜也說。

  阮氏明月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頭。

  她從兩人中間走過。

  “以后所有關于他的消息,記得都必須第一時間報告給我。”

  …………

  次日下午,海邊,夕陽照海。

  近二十艘大船遠遠近近停在海面上。

  上船的板橋已經架好了。

  一萬人的隊伍,列隊在沙灘上等候上船。

  再稍遠一些的地方,是送行和圍觀的人群。這一天海邊沒有狩獵隊,可能有,但也遠遠地縮在某個角落色色發抖。刀老大和龐經合坐在一處沙坡背面,互相點了煙,不露頭。

  這期間,束幽的人來了一趟,把支援的物資送上船。

  “準備登船。”一切妥當,溫繼飛站在高處抬手。

  他的話音剛落。

  “頌頌頌頌頌……”一陣激烈的源能暴發的聲響,沿著海灘側面傳來。

  人群騷動了一下,不管是萬人陣,還是送行圍觀的人,都有些錯愕。

  “什么人啊?!”

  “看衣服……蔚藍聯盟。”

  伴隨著四下里小聲的議論,一隊十幾名蔚藍聯盟的人,出現在了視線里。

  他們停住了,扭頭看了一圈。

  “請問青少校在哪?”隊伍領頭的白人上校問。

  現場的目光集體看向韓青禹。

  此時,他正站在最靠海灘那一艘船的船頭上。

  白人上校順著這些目光找到韓青禹。

  “青少校。”他喊。

  韓青禹沒作聲。

  “抱歉,你們不可以走,不,你們可以走,但是這些人,你不能一起帶走。”上校用目光示意海灘上的萬人陣,繼續說:“他們中很多都有罪,其中很可能有雪蓮的人,清白煉獄的人,還有其他組織的人……這會造成巨大的問題。”

  伴隨著他的陳述,原本激動萬分的萬人陣,開始陷入沉默。

  蔚藍聯盟直接干預這件事了……他們有些憋屈,但更多是擔心。

  直到,“上船!”

  韓青禹遠遠地喊了一聲。

  人群抬頭,剛要動作。

  白人上校跑過來,試圖阻攔。

  海面,“嗖!”

  一柄泛著藍光星光的巨大柱劍飛來,落在他身前,插進泥土立住。

  上校停住了,看了看柱劍,眼神猶豫了一下。

  “上船。”溫繼飛喊。

  “唰拉!”白人上校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遠遠地向韓青禹打開,“這是聯盟的加急電令……蔚藍不同意你這么做,聯盟決不允許你從不義之城帶這么多人離開。”

  他的口氣很強硬。

  人群再次停住了,是蔚藍聯盟議事會的命令啊,雖然青少校說他不準備回蔚藍,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敵人,或許都不得不顧忌蔚藍聯盟的反應……

  遠遠近近,數萬道目光落在韓青禹身上。

  他低著頭,似乎在猶豫思考。

  這種壓力確實太大了……人們想著。

  在他們的視線里,青少校緩緩抬起頭。

  他有決定了。

  “但是,我也沒有同意和允許,蔚藍聯盟再向我下指令啊。”

  他緩緩說,語氣并不激烈,但是莫名地篤定和不可動搖。

  白人上校愣住了。

  “不要跨過那把劍,我并不認識你們。”韓青禹接著說。

  上校咬了咬牙,一次,兩次……他最終沒敢跨過那把劍。因為對面那個人,是The青少校,兩年多前,他還在頂級,曾為小隊隊友復仇,手刃初代星耀蔚藍一家三代……

  所以,不要逼他!

  現場就這樣安靜了下來。

  幾秒鐘的沉默后,韓青禹的目光轉過來。

  “都在猶豫什么呢?”他燦爛笑了一下,然后說:“我不管你們是什么出身,有著怎樣的過去,又因為什么被放逐,只要今天登上這些船……你們就和我一樣,我們叫做,溪流鋒銳。”

  人群定住了一下,猛然,萬人齊聲,“吼!”
红球分布图分析